快手自助平台下单:杀不死抖音的,必使爱奇艺强大?

  

  长短视频的合作,抖音收获了合规,爱奇艺有了收益,各取所需。两者之间的版权官司不会再有;但在上市之前,抖音和腾讯视频之间的纷争,大概率还不会停止。

  商业世界,从来都没有永远的敌人。

  经历了短视频侵权长视频的纷争后,抖音和爱奇艺冰释前嫌,走到了一起。7月19日,抖音和爱奇艺先后官宣达成合作,双方将围绕长视频内容的二次创作与推广等方面展开探索。

  具体合作中,爱奇艺将向抖音授权其内容资产中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用于短视频创作,后者旗下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平台用户均可对这些作品进行二次创作,而且双方对解说、混剪等短视频二创形态做了具体约定,将共同推动长视频内容知识产权的规范使用。

  不少互联网视频行业人士认为,此举是给抖音吃了一个「安心丸」。一方面,抖音二创的剪辑和解说号不用下架视频;另一方面,正在奔赴上市的抖音与长视频平台的合作,让其免去了不少版权合规问题和由此引发的司法争议。

  对于硬币另一面的爱奇艺来说,也是一个利好。此前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联合抵制短视频侵权,甚至公开喊话引出「猪食论」的口水战,但最终效果并不明显。此次合作一方面会盘活爱奇艺的片库内容,另外一方面也利好于爱奇艺新内容的宣发和引流。

  但抖音和爱奇艺的合作能否给长短视频合作带来多少示范效应,还有待长期观察。

  毕竟,长视频行业对此积怨已久,爱奇艺、搜狐视频与乐视选择牵手,但腾讯视频、优酷乃至芒果TV,都还在观望的路上。

  最重要的问题是,既然影视内容二创杀不死,那就让它茁壮生长?

  抖音安心了吗?

  过去几年,有关短视频著作权案件的司法争议案件越来越多,这无疑是爱奇艺与抖音此次合作的一个大背景。

  当长视频平台联合抵制抗议、国家版权局加大侵权行为打击后,长短视频平台和解似乎成为唯一的出路。

  根据北京互联网法院在今年4月份的通报,自2018年9月9日至2022年2月28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共受理涉网著作权纠纷案件107982件,这四年间涉及短视频著作权的案件有了四大特征:

  一是案件数量逐年增加,收案量增长潜力大。涉短视频著作权案件收案数量逐年增加、增幅明显,2019年至2021年收案量分别为540件、729件、1284件。

  二是涉诉主体范围广泛,以长短视频平台为主。总体看,起诉主体和被诉主体的一方或双方为长短视频平台的案件为1680件,占比59.4%。

  三是被诉侵权形式复杂多样,切条、搬运类侵权居多。案件中,被诉侵权行为仍以复制型侵权为主,共2633件,包括切条长视频、搬运短视频、添加背景音乐等。

  四是案件类型化程度较高,争议焦点同质化明显。一般而言,短视频用户的切条、搬运行为不是偶发行为而是系列行为,容易形成批量案件。

  不难窥见,长短视频平台之间的矛盾激烈化已经在司法领域展现的淋漓尽致。

  梳理裁判文书网站的相关案例不难发现,腾讯视频曾就电视剧《梦回》《锦心似玉》,网络剧《云南虫谷》等多部影视作品分批次起诉过抖音,认为抖音上海量短视频对剧集内容同步跟播,不仅侵权,而且导致大量用户被分流道抖音平台观看,损害了腾讯的合法权益。

  

  而爱奇艺方面,也就电影《打工皇帝》《龙腾虎跃》《八星报喜》等作品被侵害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而起诉抖音,这在2021年已经形成了一系列密集的诉讼,成为长视频不断维权的常态,由此引发了行业的热议。

  也就是说,层出不穷的短视频侵权案件,涉诉主角一直是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这成为抖音上市路上的一块绊脚石。如何避免版权瑕疵,让抖音内部创作者生态更健康,是抖音急需与长视频平台合作的重要原因。

  今年3月份,抖音与搜狐视频也达成合作,取得了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的相关授权,授权作品包括《法医秦明》《匆匆那年》《他在逆光中告白》等,抖音平台和用户可以对这些影视作品重新剪辑、编排或改编。

  这都可以看作是抖音为上市而做的数据合规化的一部分努力。业内人士对「蓝洞商业」表示,如今抖音与爱奇艺的合作,更是让抖音在版权上吃了安心丸,而作为交换,「抖音可能会给爱奇艺一点引流资源,并且对内容进行控制:可以二创但不能骂,至少不能骂的太狠,否则限流。」

  爱奇艺方面透露的消息也证实了这一猜测,爱奇艺与抖音的合作对单条二创短视频对正片内容的引用时长做了约定;合作明确约定,由双方官方运营账号和爱奇艺授权运营的创作者账号对授权内容进行拆条传播;用户在抖音观看上述短视频时,也可选择到爱奇艺平台观看对应的长视频内容。

  这也意味着,抖音可能继续利用自己的流量和宣发优势,通过二次创作来帮助爱奇艺的影视内容进行宣发营销。而此前抖音已经将一系列引流推广的方式放在西瓜视频的内容上,以更高的分发效率实现以短带长。

  如今,抖音将这一方法再次应用到爱奇艺身上,自然也是水到渠成,但具体到效果和收益的分配,仍是一个待解的问题。

  爱奇艺的稻草?

  抖音牵手爱奇艺,抖音官方率先发布消息的标题是:「关于抖音与爱奇艺达成合作的说明」;两分钟之后,爱奇艺的官方标题则是:「爱奇艺和抖音集团达成合作,开启长短视频共赢新模式」。

  谁低调谁高调,一目了然。

  相比抖音公告中定义的说明,爱奇艺方面的姿态要热烈很多。龚宇是在新闻稿中认为,这一步具有里程碑意义,是双方在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探索合作双赢上迈出的重要一步,甚至把这次合作价值定性为:「长短视频平台开启合作共赢新模式」。

  爱奇艺为什么急于拥抱抖音?即使身处视频行业的第一梯队,但爱奇艺的日子并不好过。

  爱奇艺在今年一季度终于实现了盈利,这是成立十二年来的首次。其背后的是爱奇艺的策略调整,不再是单一求市场份额,而是追求利润,为此大力降本增效,提升运营效率,砍掉低效率的业务。

  与抖音的合作,显然是爱奇艺在挽救核心业务上的一种努力:既盘活了已有的内容库,又能得到新内容的流量扶持和控制力。

  抓住抖音抛过来的「稻草」,这能提升爱奇艺在自制内容分发上的效率,通过抖音的流量触达到更大的市场,但这也仅限于爱奇艺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集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比如《迷雾剧场》等优质项目。

  长视频内容平台的市场余地已经被短视频攻占得所剩无几,抖音上有着对娱乐内容的旺盛需求,影视剧综的宣发早已经绕不开短视频的阵地。

  抖音极力打造的自制综艺和短剧内容早已经与爱优腾长视频平台开始抗衡。根据巨量引擎发布的娱乐营销白皮书,在过去的2021年,抖音电影播放量超过5900亿,电视剧播放量超过1500亿次,综艺节目播放数超过830亿,从2020年12月到2021年12月,抖音电影放量增速72%,电视剧播放量增速115%。

  

  更为「可观」的数字是,截止到2021年12月,抖音平台上的娱乐领域达人超过9.2万人,这些创作者分布在电影、电视剧和综艺三大类型中,增长速度均超过20%,尤其爆炸的是电视剧领域创作者,其发布量超过2250万条。

  与爱奇艺的这一次合作,显然不能满足庞大的二次创作者们的胃口。毕竟从2019年到2021年,中国国产剧集和网络剧的产量维持在600部左右,如今抖音影视综的创作者们疯狂内卷,纷纷转向海外剧集领域,进而规避版权问题以寻求差异化。

  而除此之外,当短视频内容库的丰富程度在不断积累,「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戏微博点赞在线下单平台码已经在上演。在爱优腾们以著作权、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诉诸法律途径解决短视频内容版权问题的时候,字节跳动也已经开始用同样的方式来应对爱优腾们。

  西瓜视频曾独家引进了一部风靡全球的俄罗斯动画片《玛莎和熊》,但这部作品完整剧集后来出现在了爱奇艺平台上,并且标题中加入了「高清正版」、「全集」等字样。

  字节跳动曾多次向爱奇艺发送侵权通知函,要求删除侵权内容,但爱奇艺仍存在大量侵权内容,字节跳动就以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起诉爱奇艺索赔共计315万元。

  最终的结果是,今年3月,北京互联网法院在二审之后确定了爱奇艺的侵权责任,判定爱奇艺删除侵权视频,赔偿字节跳动经济损失30万以及合理支出39243元。

  这更突显了以爱奇艺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的尴尬处境,其依赖于优质视频内容构建自身壁垒,进而通过版权衍生的广告价值进行收益,当这一套模式被短视频平台侵犯时,其可以拿出法律维护自身权益。而短视频平台也同样可以利用版权规则,把同样的法律武器诉诸到长视频平台,这将会是一场漫长的斗争。

  由此不难看出,爱奇艺也同样需要丰富的内容满足自身用户的需求,只是在现在与抖音的合作中,只表达了其向抖音授权内容进行短视频创作,并没有包括抖音自身的内容输出到爱奇艺,这一问题如果能够解决,也同样是影视内容知识产权的重要节点。

  所以抖音和爱奇艺合作,更多还停留在爱奇艺的单向输出,能否开启长短视频之间合作共赢的新模式?还言之尚早。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Z-BlogPHP 1.7.0

免费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