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设置微信小程序下单:抖音上的“天才妈妈”,和她们的反转人生

  她们需要被我们看见

  一把镰刀,一个背篓,杨成兰上山了。

  她用镰刀翻起泥土,采摘好需要的植物,回家去掉根茎,放在锅里熬煮,直到析出纯天然的液体染料。待温度散去,用手搅拌均匀,把手织丝巾浸入染料,再拿出来晾干,一条带着植物清香的淡绿色丝巾就成形了。

  在杨成兰眼里,这是春天的颜色,是手织布和传统植染相结合的自然气息。

  她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双手长年被染料侵染,指甲下的皮肤已经失去原色。时间倒流14年,这双手还在翻动乐谱。那时,她是一位音乐老师。

  归途

  2008年,她从贵州民族大学音乐系毕业,选择去小学任教。

  杨成兰喜欢这份工作。作为侗族人,她的教学内容正是传统的侗族大歌。在她心里,这意味着“传承”。

  3年后,她辞职下海,选择去浙江温州从事早教培训。在行业最火热的时候,她一度成为机构的合伙人。只是,平稳安逸的日子并未持久,几年后,她告别了这座城市,又回到当初的讲台。

  杨成兰承认自己“折腾”。在人生赛道上几经辗转,她一直想寻求一种“意义”,“就是自己喜欢的,又能够有一些意义的事情。”

  有时候,她怀疑自己理想主义,但又隐隐觉得在学校教书似乎不能完全满足自己内心那种期待感。

  直到她有一次返乡,这种飘忽不定的期待感才清晰起来。

  杨成兰的家乡在贵州黔东南栽麻镇丰登村。那次回家,她感觉村里的宁静有些不对劲,“有些死气沉沉”,触目所及都是老人和小孩,基本没有年轻人。

  她知道,村里每年都有一批年轻人外出打工。大家普遍认为,只有去外面多赚点钱,才能过上好的生活,留下的自然是老人和儿童。

  杨成兰回想起自己的童年。那时候,妈妈们在各自院里边织布边唱歌,家家户户搭起晾杆,织染的布匹随风飘动。乡亲们随意串门,热闹的很。

  公众号粉丝自助下单

  她太怀念那种久违的人情味儿了。一次,她在贵阳自己居住的小区里遇到同一单元的邻居,主动向对方微笑。对方的眼神很奇怪,她读懂了里面的含义,“这人有病?”杨成兰很困惑,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

  “如果在家有一份工作,妈妈们是不是就不用出去打工了?家里老人小孩也有人照顾了。”这个念头像一束小火苗,照亮了杨成兰寻求已久的“意义”。

  从小在妈妈身边耳濡目染,杨成兰熟悉侗布的每道工艺。学校里的音乐老师好找,回农村继承手艺活儿的人却很少。“没人愿意,那就自己先回去,也许还能影响到别人。”

  2016年,杨成兰告别讲台,回到了丰登村。

  乡村“文艺复兴”

  作为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杨成兰是全村人的骄傲。没想到,在外面兜兜转转多年,她最后还是回到家乡,这让母亲觉得“很没面子”。

  村里人也想不通,一个好好的大学生放着城里的工作不做,非得回来干村里妇女都会的活儿。

  杨成兰没想那么多,紧锣密鼓地开始张罗。手里只有3万元启动资金,她需要物色场地,还得备齐织布机、棉纱、染料。最后,她把工作坊安在了村里一个废弃的猪圈,“这里租金便宜。”

   

  公众号粉丝自助下单

  杨成兰创业初期的“工作坊”

  伴着家畜刺鼻的味道,杨成兰在这里度过了回乡创业最初的两年,也体会到什么 叫“创业维艰”。

  一开始,杨成兰找不到织娘,只能自己亲手采摘、织染。她反复劝说,大伙儿基本不相信这些本地土布能卖上价,“我织出来卖给谁,不给钱怎么办?”

  尽管销路还没眉目,杨成兰还是决定给村民提前垫付,“先给钱再收,不管做成什么样都收。”产品不合格,杨成兰就和妈妈们沟通返工,一点点改。就这样,杨成兰和村里五六个妈妈们渐渐熟稔起来。

  然而,市场迟迟打不开。原本和自己一起回来搭伙儿创业的两位朋友熬不住了,在三个月后选择离开。就连她自己也时常自我怀疑,“要不要回去上班?”

  原本不支持她的母亲,反而在这时给了她力量。

  “妈妈本来觉得我不务正业,但看到我难受的样子,她还是会安慰我。”杨成兰读初中时,父亲去世,她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

  幸运的是,随着时间推移,非遗文化所包含的多元魅力逐渐被大众认可,似乎成为一场乡村里的“文艺复兴”。

  就这样硬撑了一段时间,第一笔订单出现了,顾客是她的大学老师。虽然钱不多,但却燃起了她的希望。杨成兰意识到,侗布在本地并不稀罕,只有走出大山,才能散发光芒。她决定把侗布搬上电商平台。

  寻找织娘

  2018年,杨成兰的生意渐有起色,工作坊陆续接到各种私人手工定制需求,其中不乏国外的订单,营收超百万,她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随后,工作坊搬到新址,杨成兰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倚山人”。

  订单多了,需要的人手就多。

  和初创期相比,乡亲们对杨成兰和工作坊的接受度提升了很多。

  “一开始去找织娘,大家几乎都不愿意做,现在不仅仅我们村,别的村都会上门来问有没有活儿。”杨成兰说。

  

  杨秋云是杨成兰同乡。2018年,她加入工作坊,开始学习侗布的织染工艺。

  “刚开始挺难的,怕做不好。”早些年,杨秋云在沿海地区打工,在流水线上做鞋,做纸巾包装。面对传统手艺,她感到有些吃力。

  她离家那年,孩子刚两岁,丈夫在工地忙碌,孩子交给家里的老人照看。长期两地分居,她能明显感受到家人的不满,“心里很不舒服。”

  二胎出生后,杨秋云决定不走了,陪伴家人更重要,顺便在家种些农田。

  杨成兰回村创业时,和村里大多数人一样,杨秋云处于观望状态。她觉得这个大学生“没希望”。

  眼看着工作坊站稳脚跟,村里的“舆论”发生了转变,杨秋云也因此对杨成兰刮目相看。“又能挣到钱,还可以在家照顾老人小孩,出去打工哪有这种好事。” 她选择加入。

  刚上手时,杨秋云不太熟练。好在家人支持,杨成兰也耐心指导,她坚持磨练手艺,和身边的姐妹交流心得。现在,她已经掌握了侗布织染和刺绣的大部分手艺,能接订单,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织娘。

  “每个月收入两三千,还能陪伴家人,比出去打工强多了。”杨秋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随着业务扩展,杨成兰的工作坊也在不断完善,集织布、染布、晒布、展示、旅游体验、教学实践、旅游住宿于一体,面积已超过10亩,年销售额超过200万元。

  

  300多位和杨秋云有着类似经历的妈妈们回到大山,与染缸为伴,在侗布上捶出独一无二的图案。平均每位妇女增收约1500元,成功实现就业脱贫。 她们是乡村发展的参与者,也是非遗文化的传承者。

  那些暂时处于困境中的乡村女性也亟需公益力量的赋能。由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发起的“天才妈妈”公益项目关注到了杨成兰和杨秋云们,与她们一起,为侗族手工布的“出圈”出谋划策。

  该项目以搭建梦想工坊为核心,旨在帮助低收入手工艺女性实现居家就业。截至目前,“天才妈妈”公益项目已在全国9个省建立了20家梦想工坊,累计帮扶6500多名低收入手工艺女性居家就业改善生活状况,辐射带动5万人次受益。

  杨成兰说,这是自己第一次接触公益机构,“相信在‘天才妈妈’项目的助力下,我们的侗布、传统手工艺会更好地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成为“天才妈妈”

  在杨成兰看来,妈妈们通过自身手艺提升自我价值更有意义,“在家里的那种自信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

  原本,她们是散落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工厂流水线上的女工,和家人聚少离多;或者和自己的丈夫一样早出晚归,日复一日的劳动抹平了身上的光彩。

  现在,她们不用再纠结是否外出打工,可以陪伴在家人左右,让孩子和老人脱离“留守”二字。她们是妻子,是母亲,也是非遗手艺的传承人,是孩子眼里的“天才妈妈”。

  今年4月,以杨成兰等人为原型的公益短视频《缝隙生花》上线抖音,一起进入大众视野的还有枫香印染、侗族手工布、剑河红绣等非遗技艺。短片从孩子的视角讲述了妈妈的变化:我的妈妈变了,一双巧手间,就能诞生神奇的魔法。指尖轻舞,侗布生出美丽的花瓣,枫香描绘出古朴的线条,针线绣出栩栩如生的小蝴蝶。

  “天才妈妈”们身处大山,却绽放出最美丽的姿态,她们需要被我们看见。在字节跳动公益和巨量引擎共同发起的“公益创意季”中,无数网友走进“天才妈妈”的世界,看到了属于她们的力量,相关话题播放量超过7700万。 

   

  

  “公益创意季”除了发布主题视频和互动道具,还整合平台资源,通过开屏、信息流等商业产品的组合拳,扩大活动影响力。

  

  演员张佳宁、巨量星图公益召集人“疯产姐妹”等创作者们也纷纷加入其中,用好物分享、实地探访等方式,助力“天才妈妈”公益项目传播。

  利用当下流行的短视频和直播等传播形式,公益也有了新玩法。借助“公益创意季”中的创意表达和互动形式,公益机构、创意机构和公众相互链接的全新“互动式公益”,降低了参与公益的门槛,也让公益的力量更强大。“用户动动手指就能做公益”,每个点击都凝聚着一份爱心,每次互动都传递着一份善意。

  公益需要用优质创意和想象力,拉近爱心和受助者之间的距离。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去看见、去了解、去互动,就是践行公益的第一步。

  推荐阅读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Z-BlogPHP 1.7.0

免费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网站